经合组织《教育概览》聚焦职业教育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24日    作者:    点击:

经合组织《教育概览》聚焦职业教育——各国积极拓宽职教生发展通道


信息来源: 《中国教育报》2020年10月23日05版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以下简称“经合组织”)日前发布了《教育概览2020》。在经合组织教育指标体系框架下,经合组织秘书处携手其成员方并与各国专家和研究机构合作,共同收集数据并拓展已有国际大型教育测评数据库资源的利用,基于最新的社会经济形势,及时地为教育系统的应对提供数据支持。今年的教育概览主题是职业教育与培训(VET),用数据描绘了经合组织成员方职业教育与培训体系的发展与挑战。

随着个体年龄的增长,职业教育文凭在劳动力市场的价值减弱

在经合组织成员中,职业教育已从初中延伸至了短期的高等教育。2/3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目前处于高中教育阶段。然而,从个体职业生涯的成长曲线来看,职业教育文凭在劳动力市场上的收益在减少。在25—34岁的成年人口中,具有高中或中学后非高等教育的职业文凭或资格人员的就业率为82%,而该类人群在45—54岁的人口中就业率为83%,几乎没有发生变化。而如果持有的是普通教育文凭,那么就业率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提升,从25—34岁的73%提高到45—54岁的80%。

此外,在拉动个体收入增长方面,职业教育文凭也处于不利位置。持有高中阶段职业教育文凭(职业高中)的劳动力的工资水平与持有普通高中文凭的劳动力相比,在收入水平上没有差距,但比持有高等教育文凭劳动者低34%。由于面临不乐观的劳动力市场前景,经合组织成员方中出现了持有中学后职业教育文凭劳动力人口数量持续下降的现象。

工学结合,工作场所学习是提升职业教育吸引力和劳动力市场收益的根本

如果一个国家的职业教育体系具有学校本位与工作本位学习高度融合的特征,那么持有职业教育文凭的成年人就会拥有较高的就业率,甚至超过高等教育文凭劳动者的收入水平。然而,在经合组织国家中,仅有1/3处于高中教育阶段的职校生享有工学高度一体化的职业学习。在英国,平均2名职校生中仅有1名参加工学结合的职业学习课程。工作场所学习在职业教育课程中的比重在经合组织国家中差异显著,波动幅度从80%(奥地利、芬兰和瑞士)到不及30%。

值得关注的是,经合组织成员方职校生的专业选择。对于处于高中阶段职业教育的学生而言,约33%的职校生在学习工程、制造和建筑专业;对于正在接受短期高等教育水平的职校生而言,商业、行政管理、法律及卫生与健康是他们热衷的专业。

顺应高等教育普及化的全球趋势,拓宽职校生的成长空间

目前,2/3的经合组织国家为职校生搭建了高中后教育贯通至高等教育继续学习的通道。平均10名在高中阶段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中就有7名学生通过贯通项目直接升入高等教育。学历水平提升的机会鼓励职校生完成和取得高中教育阶段的职业教育文凭或资格。经合组织国家最普遍采用的模式是通过提供短期高等教育项目,让职业教育学生有机会取得与普通本科学历同等水平的高等教育文凭。通过该类人才培养模式获得高等教育文凭的职业教育学生与那些止步于中学后教育的职校生相比,就业率高出4%,收入高出16%。

经合组织成员方教育经费的增长落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但对职校生的经费投入普遍高于普通教育学生。2017年,经合组织成员方平均在初等教育的生均费为9100美元,中等教育的生均费为1.05万美元,高等教育的生均费为1.63万美元。在高中教育阶段,对每名职校生每年的经费投入要比普通教育学生多1500美元。这与职业教育的办学特点有关系,例如需要实训中心、设备和精密仪器等硬件的投入。仅英国出现了在高中教育阶段对普通教育学生的生均费高于职校生。在高中教育阶段,卢森堡(超过2万美元)、奥地利和德国职校生的生均费超过1.5万美元,在经合组织排名前三。普通中学和职业中学生均费差距最大的国家是德国。

(作者:徐瑾劼,系上海师范大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师教育中心副教授,经合组织教育政策分析师)



上一条:高等教育基本关系与高等教育学体系建设     下一条:关于开展中国地质学会分支机构评估的通知

关闭

澳门威尼斯app下载